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jxn的博客

21世纪猪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致于人  

2011-12-09 18:55:05|  分类: 成功之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不致于人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 

(一)

“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”

这是《孙子兵法》中的说法,意思是说,善于打仗的人,会调动敌人而不会被敌人所调动。也就是占据主动,牵着敌人的鼻子走,让敌人自动地到我们计划内的战场去挨打;同时敌人的任何安排我们都不会参与其中,让敌人的计划悉数落空。

如果我们能够一直掌控主动,战场上的状况和双方的行动都在我方计划内,那么经过一段时间的计划内交锋后,胜利就必然是我方的了。

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是制胜的首要方法和现象,如果我们能够灵活运用这种方法,那么在打胜仗的过程中和事后都会明显观察到我方占据主动、敌方被我方所安排、被我方牵着走的现象。当然,如果我方实力强大,或许根本就不需要用到细致的方法,打硬仗也能胜利,但是,实力强大本身就已经占据主动,敌方的失败也在计划之中,这也是符合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原理的;另一方面,如果我方进一步应用此原理,也能减少和避免交锋中的损失,甚至不战而胜。

为什么我们能够占据主动?为什么对方会按我们安排的路线去行动,即使是条必败之路?

《孙子兵法》随后这样解释:“能使敌人自至者,利之也;能使敌人不得至者,害之也;故敌逸能劳之,饱能饥之,安能动之。”

以上话的意思是:敌人自动到我们安排的战场挨打,是因为我们让敌人认为那里有利可图,值得前往;敌人到不了我们计划外的地方,是因为我们让敌人感觉那里危机四伏,必须躲避(这样的话,我们就等于是给敌人安排了明确的路线和目标,而且敌人会遵从此路线和目标行动)。由于趋利避害的常理,就如同大禹治水,疏堵并用,敌人就如同水一般沿着我方构筑的渠道流动。敌人的行动都在我方安排之中,所以我们就可以很容易地按我们的爱好去折腾敌人了:敌人想放松休息的时候就给予骚扰,让其奔波疲劳;敌人粮草充足衣食无忧的时候我们就去搞破坏,让他们饥寒交迫;敌人安营扎寨固守不动的时候,我们就想办法让他们无法安定不得不拆迁。总之,一方面让敌人在我方确定的轨道前进,另一方面还沿途折腾,让敌人逐步丧失战斗力,即使敌人不在中途被消灭,到了目的地也是必败了。

 

前面正面说了取胜之道:如果我方要取胜应力图占据主动,对敌人威胁和利诱,让敌人走上我方安排的失败之路,再在途中骚扰敌人,在终点之前消灭敌人。这也就是《孙子兵法》所讲的“致人”之道。

那么反过来,敌人也会同样企图占据主动,对我们威胁和利诱……很可能,我们所走的路,正是敌人所安排的路,正是失败之路!因此,我们既要尽力安排敌方的失败,也要防止我们被对方安排而落败,正反两点综合起来,也就是《孙子兵法》所提到的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这个说法了。

 

取胜和防败,这个目标是同一的,《孙子兵法》也说了:“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”意思是说:古往今来善于打仗的人,都是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,然后伺机利用敌人的弱点去取胜。立于不败的局面是可以由自己想办法创造的,控制我方避免疏漏就可以;要在“不败”的前提下进一步,实现战胜敌人的目标,则主要依赖于我方是否会抓住敌人的弱点,根源上取决于敌人是否会曝露出弱点。当然,如果双方都片面遵从“先为不可胜”,都永远不主动出击,理论上也就天下太平了。实际上,由于万物都是动态的存在着,局面也会因天地人等因素发生变化,甚至发生超出敌我双方的预计的变化,双方都是寿命和粮草资源有限人类,永远耗下去,损失不一定就比吃败仗小,还不如一搏。因此,《孙子兵法》的“先为不可胜”原则只能在宏观上使用,在战场上则只应在短期和局部使用,具体的实战现场是决不能生搬硬套的。

    因此,由于时间和资源有限,在战场上致人而不致于人原则通常都是以致人为首要手段,胜者因实现致人而取胜。

    《孙子兵法》主张全局上的完胜,也就是最好的胜利是:双方都没有资源损失,实际上就是不主张消耗资源的实战,而尽可能通过沟通协调来避免战争导致的资源消耗(兵法云:是故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;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)。这是立场不同造成的目标差异。《孙子兵法》是站在战争全局上考虑问题的,也就是立足于交战方之外来考察整体资源的得失情况:如果站在希望占领地球的外星人的视野,地球如果成为外星人的战利品,那么当前地球上人类的任何内讧战争都是未来资源的损失;地球人如果也能有此远大的防御计划,那么当前任何人类战争都会导致地球资源消耗,对外防御力下降,在有共同敌人的前提下,一切战争都应该避免。人类之所以仍然会有战争,是因为没有更强大的共同敌人来威胁,“致人”之道盛行,这或许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愚昧吧。

 

 

(二)

 

《孙子兵法》不仅仅是部战争经典,同时也是部通用理论,任何需要双方配合才能实现的目标,都可以应用到兵法中的制胜之道。道者,一也。战场取胜,人生和职场上的成功,原理和方法都有共通之处。我认为,在当前和平时期,在我们的工作生活中,兵法中的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原则同样有实际应用的价值。

就拿商场职场来说吧。我们所追求的成功,不外乎名利。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,要取得大的成就,就必须依赖别人的力量。能让别人协助支持,同时不被别人所陷害,自然就会走上成功之路。显然,职场并非战场,我的成功,并非意味着别人的失败,但是即使成功的过程不那么血腥,“致人而不至于人”的原理必定贯穿始终。基于法制社会,人人平等的原则,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的运用会温和许多,但仍能明确看出来。

之所以我们会去努力学习,是因为父母希望我们成功,威逼利诱,不学习就会挨打,学好了有成就感甚至各种奖励,这是父母对儿女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方法的体现;之所以我们会努力工作,是因为我们被老板(和社会)所提供的利益所驱使,努力则获利,不努力则可能陷入困苦,相对而言老板获得的利益更大(相对于老板而言,社会所获得的GDP利益更大),因此老板才是真正的胜利者,同时老板在成功的过程中也有意无意地将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原理在员工身上应用。比老板更大的社会管理层也一样,大鱼吃小鱼,“在致人而不致于人”的原理下,基层组织和人员受制于更高层的管控,只要你有所追求,就会成为这原理的傀儡。

我想,没有人会喜欢成为傀儡,我们被趋利避害的原理所驱使,除了本能,更多的是无奈。人都是向往自由的,就如马斯洛提出的人的需要可以分为五个层次,最高的层次就是自我实现的需要,也就是精神上对自由的追求。诗人裴多菲也写到:

生命诚可贵

爱情价更高

若为自由故

两者皆可抛

    这段经典诗句也体现了人所期望的最高追求境界。

    回到《孙子兵法》上来。以兵法原则来分析,“自由”也是一种明确的目标,也需要一定的代价才能实现,因此同样可以适用《孙子兵法》中的原理。与通常的利益追求不同的是,自由有两种:一种是获取更多物质利益,控制更大场面而得到的自由,是功利型的;一种是降低物质利益需求标准,增加自我满足感而得到的自由,是精神上的自由(关于人的幸福感,有理论指出,幸福的感受取决于需求和回报的对比,因此降低需求和获取利益都是让人幸福的有效方法)。这两种自由的追求实现,一种要靠获取社会资源来实现,也就对应“致人”,当然追求的过程实际上必定已经“致与人”,只不过是被更高级别的人所控,自由是有限的;另一种则比较廉价,靠淡泊名利来实现,既然淡泊之,则不容易受诱惑而行动,也就对应“不致于人”。根据二八原则,我等属于80%的穷人一类,没有足够的资源去“致人”,采取“不致于人”的策略,取得精神上的解脱,不失为一种感受幸福的有效方法。

    “不致于人”在各种宗教中也有体现,典型的佛教,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自我折磨,向苦行中求真幸福最终成功就是例证;真正的的佛家弟子都是重视他人的追求而轻视自己的追求的,他们如果在放弃物质追求的情形下感觉到幸福安定,那就是“不致于人”的效果吧(总体上,佛祖以成佛为目标来引领追随者,追随者实际上是“致于佛”的)。

    在我们的实际工作和生活中,无论我们希望取得的是物质上的成功,或者是精神上的安定,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原理都是适用的。当我们被目标吸引而奋斗时,我们应清醒认识到我们并不是自由的,我们的人生被各种目标所安排,我们是否可以稍微放松一下,降低目标,不用那么累?当我们陷入利益斗争时,我们应该时时冷静分析,我所追的利益,追逐利益的途径,是否在对方的安排之内?如果是对方的安排,那我们所走的就很可能是条失败之路,至少从“自由”的定义上是失败的,另辟蹊径或许是取胜之道,但是放弃部分追求做到“不致于人”,立于不败之地才是最经济的做法。

不致于人,这是我喜欢的自由。

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